200多名留学生滞留埃塞俄比亚?官方:均已乘机回国


“我现在身体情况很好”,樊瑞介绍,接种疫苗的志愿者们还组建了一个大群,现在群里已经有100多人。大家会交流身体出现的反映和变化,熟悉之后也会聊聊工作和生活,“还有人聊了之后才发现是邻居。”

3月19日,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当日接种了疫苗。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他的编号是“005”。“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心里还是挺平静的。”接种疫苗后,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3月29日,接种重组新冠疫苗的第11天,樊瑞准时8点起床,记录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看新闻、学吉他、远程办公……再过3天,他将结束14天的集中隔离期。

http://zkres.myzaker.com/img_upload/cms/ck/img/10169/2020/03/29/1585461660.jpg/enpproperty-->

很多网友评价疫苗试验志愿者“伟大”,樊瑞只说,“其实我觉得自己谈不上伟大,只是因为机缘巧合,刚好在武汉,刚好知道这件事,刚好时间允许,真正伟大的是中国科学家们,他们是一直走在前面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天说,如果这次疫情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人以内,他们的工作就做得不错。这话如果任何中国官员说,一定会被骂死。

3月22日,隔离后的第4天,樊瑞发布了第一条微博,此后他不定期在微博上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情。3月28日,他写道“作为一个定居武汉的江苏人,有一种安排叫做缘,我能参与此次临床研究,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微博配图里有一张接种日记卡,卡片的落款上署着江苏省疾控中心与湖北省疾控中心制。

但是转来转去,怎么最后一想,还是中国做得对啊。事实太强大了,总有人想用舆论的黑幕把这些事实盖住,让我们在他们设计的逻辑中打转,让我们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愤怒,搞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截至3月29日24时,天津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30例。(在院30例,其中重型2例,普通型19例,轻型9例;中国籍26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中国的体制的确有不足,但那不是在危急时刻可以用10万到20万人命去填的人道主义大漏斗。我们对抗疫不足的追究,反思都应该进行,同时要看到,它们与美国人民应当进行的质问,与美国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需要自我鞭策,但不能把自己抽晕了,以为我们舆论场口诛笔伐的那些具体问题真的比能够允许死“10到20万人”的那些问题更加罪恶。